《我的心事,是隐藏爱你》转载请注明来源:百田阅读btyd1.com

叶家姑父总是在那埋头接业务,不停电焊这个那个,喊他一声时,他也会点头微笑,就是对什么都不太上心,老实巴交得只会埋头干活。

所以屋里发生什么,对他而言似乎都没什么大关系,不善言辞,不善交际。

每日简单的路线规划,社交范围就这个村。

简单的头脑计算,便是完成多少活,能交给自己老婆多少钱,其余家里的一切都是叶家姑姑在操心。

正如叶声笙所说,腿上确实是擦破点皮的伤口,但恰巧是在膝盖的位置,弯曲时,难免有些微疼的难受。

叶家二老在方桌那头等着二人一同午饭,便没去插手,只是偶尔夫妻之间眼神交汇,心知肚明。

饭菜热了热,叶姑姑悄然端上桌,在那头轻声夸赞:“上药挺细致昂?”

叶父笑:“人家小顾本来就是医生。”

昨天还提起让叶声笙找自己的幸福,今天就出现在眼前了,叶姑姑眼睛笑得弯弯直叫好:“医生啊……医生好呀!”

叶声笙忽然觉得脚底心痒,不知为什么,看顾倾淮穿着那一身叶父的白色老头衫和长裤……怪怪的。

抬眼那瞬间,两人四目相接。

虽然之前戴着墨镜给他擦身,叶声笙也知道他的身材有多好,可光天化日的……这么近距离上药,总觉得他跟没穿似地。

麦色的肌肤上,顾倾淮肌肉的纹理一目了然,叶声笙眨了眨眼避开了视线。

不是她自己瞎想,是他的言行举止真的让她不得不多想。

紧攥着自己的手心,有些紧张过度,希望自己的指甲能掐疼掌心提醒她自己,只不过是上个药而已……

“你不再穿件衣服吗?”她小声嘀咕。

显然,顾倾淮听到了。

唇角压了压,顾倾淮继续上完药。

将医药箱合上,又欲言又止,她是不知背着人下山有多累?

更何况……

顾倾淮挺直了腰身,见她此时的脸上干净了,发丝也已被吹干,随意挽起在脑后。上药时,他时不时能闻到她发丝上飘来的栀子花香味的洗发水。

换了一身有些许禅意的白色改良长袍汉服,像一个不染尘埃、坠落人间的仙子。

叶声笙眼神略带探视的望着他,双颊略红,嘴唇看起来有些干。

起身,顾倾淮鲜有的打趣说道:“负重怎么也有一百多斤,我刚背着一只泡过水的泥猴下山,确实热。”

言下之意,叶声笙蹙了秀眉。

说她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