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百田阅读】地址:btyd1.com

系统虽然可气,但走之前人物故事线倒是给自己上传的快,很快她便像过电影般,又一次浏览着女三的人生经历。

看完之后她好一阵感叹,原书中主打大男主成长流,所以并未大量对女三的身世进行细致描写,只从他人嘴中及某些情节中将祁无双的恶毒和狠辣表现出来,反派便是反派,做的任何事都不需要必须的理由。

直到穿入书中,从女三的视角全面地看完她的经历,秦筝不免唏嘘。

祁无双小时候还是很正常的,甚至可以说是善良。

人物线中祁无双自出生后不久便是一头白发,那时候她的母亲还在,家里不像现在这么富裕,父亲祁葛寒为人憨厚,自身的异能精神力虽然微弱,但也能在北楟市做着小本生意,一家三口过的安康幸福。

只是后来在她六岁时母亲生病去世,父亲为了母亲的治疗费用而欠下巨额债务。那时家中经常有人上门讨债,大门前放着的机器每日循环播放“欠债不还”的字样,惹得附近人尽皆知。本就因满头白发而从小遭受异样目光的祁无双,更是受到学校同学变本加厉的讥讽。

小孩子的恶意直白又过分,从起初的嘲笑到后续的行为暴力,将她围堵在角落,逼迫她跪下擦拭他人鞋上的污垢,按着头让她吃地上的尘土,最后笑骂她“穷的活该吃土。”

不过这些受到的欺辱祁无双都没有在意,因为她想自己还有父亲。

后来在祁无双的印象中,父亲好像还清了债务,拉着自己的手走到一栋豪华的建筑面前,单膝跪地与她平视,说:“爸爸有钱了,这是我们的新家,双双再也不会受到欺负了,双双开心吗?”

祁无双不理解,爸爸是天使吗,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受到了欺负?

不过她还是咧开小嘴笑着说开心,她终于可以不用被其他孩子嘲笑,也可以穿很多很多的新衣服,更重要的是不用再看爸爸那么辛苦了。

按理来说,至此,祁无双应该迈入幸福的生活,只是不知为何,没过几年,祁葛寒再娶,继母带来一个男孩,住进了家里。

继母对她不好,父亲在时她表现的一脸慈母样,背地里却时常将祁无双拎到无人的房间里训斥,有时候是饭没吃完,有时候是成绩不好,直到后来开始变得毫无理由,并从训斥变成了动手打骂,祁无双实在忍不住后告诉了父亲,父亲和继母因此大吵了一架,继母收敛了很久。

只是事情没有朝着好的方向走,几年后祁无双在同龄许多孩子都开始觉醒异能时,身体没有丝毫反应,也没有检测到任何精神力的存在,精神力是一个人存在的根本,这个结果相当于认定——

祁无双是个怪物。

不过没有孩子这么叫过她。

因为她的父亲现在已是北楟市首富。

可在相处中祁无双还是能感受到周围的朋友对她好奇中带着嫌弃,秦筝看到这想就算是再乐天派的人恐怕也无法接受这一轮又一轮的变故吧。

祁无双的性格开始逐渐变得阴郁,残忍。虽没有异能,却仗着自己的高位,以折磨异能人为乐,后来外人说起祁家女儿,印象中都是“蛮横无理,阴晴不定,手段狠辣,离得越远越好”。

秦筝观看完女三视角的所有录像。

说同情她,有点吧,但要说支持,也不尽然。

毕竟书中祁无双黑化之后所害之人无数,秦筝没有资格也不想替她洗白。

又经过几天的休息,祁无双才慢慢悠悠地推开卧室的门,这几天吃饭都是陈妈端着盘子上来放在床前,不得不说,接近透明立体的桌子被从床头唤出,祁无双还是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科技的进步。

别墅装修华贵充满奢华感,内里宽敞,祁无双从楼梯下来进入餐厅,位置上没有人。她看了一眼智脑,吃饭的时间已过。

“就知道你又不按时吃饭。”陈妈从厨房走出,两手各端着一个盘子,见祁无双站在桌前便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她,示意她赶紧坐下。

祁无双盯着桌子上的热气腾腾的炒饭,没有多话,拿起勺子吃了起来,陈妈没有离开,在她桌子的对面坐下,两人就这样无声一个吃饭,一个观看。

良久,祁无双咽下口中的米饭,平淡开口道:“陈妈,你照顾我已经几年了?”

陈妈可能是被问的有点猝不及防,好一会才回答:“从你七岁起就开始了,到现在得有....9年了。”

“嗯,看来还挺久的。”祁无双点了点头。

“说起刚见到你的时候,虽然已经七岁了,可是个子依旧是小小的,模样稀罕极了,就是太瘦了。”

祁无双抬头,看到陈妈正偏头回忆,烫头短卷发下脸上一抹笑意,嘴里还在嘟囔说着话,陈妈年龄看起来应该在四十多岁的样子,笑起来时眼角已经泛起褶皱。

“现在也还是太瘦了,每次你都不按时吃饭,这是一个毛病,得改改。”

陈妈说完转回头看着祁无双,没说话,像是等她的回应。

祁无双笑着点头:“知道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重生之豪门小千金》《极品前妻》【抖书屋】【昆仑小说】【问鼎中文网

《异能行者》转载请注明来源:百田阅读btyd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